随手记

聊聊妥协、动力、独处、讲究和拖延症。

妥协

长大就是不断妥协嘛,一开始是跟别人妥协,后面是跟自己妥协。

说一千道一万,咱就是一普通人,偶尔也会做做梦,在象牙塔的时候大家都是做梦,梦游的人碰到一起就会聊一些比较虚的东西,“啊,你看,他这个梦做得不错,要多学习”,出来以后,烈日灼烤,朋友也少了很多,自由自配时间少了很多,快乐自然也少了很多。

因为你要工作嘛,你总不能天天做梦,总是聊一些甜甜的东西,工作是很苦逼的,这没有人反驳吧?除了你老板。

以前觉得,哎,写代码我还挺喜欢,我做的是喜欢的工作,我真棒。是,这观点没错,关键要看度,一周七天,你六天放假,一天工作,这叫“爱好与工作齐飞”,反过来就只能叫“你和你的工作在天上飞”,工作五天也一样,不特指单休。就跟最近《奇葩说》的辩题一样,伴侣的梦想是当个咸鱼,说的就是最近的我。

看过一个鸡汤故事,不知真假,是说有一种老鼠,喜欢囤积食物,在野外食物不足的时候如此,在实验室食物充足人工喂养的条件下也如此,跟我有点像。我就特别喜欢思考,希望瞎想瞎琢磨,给自己找焦虑,俗话说叫没事找事,吃饱了撑的。怎么说呢,具体而言,就是说我,喜欢居安思危,不安分,想得多。刚一工作想着买房的事情,我一想到要工作好多年,头都快秃了,还得把钱交给那些炒房子的,才能有个自己的栖居之所,就觉得气愤,没错,是真实的气愤。

现在的社会是有问题的,很多年轻人,如果没有点魄力和家庭条件,是不足以谈幸福的,你别扯那些小确幸,简简单单一个房子就能压死一堆人。最主要吧,我是觉得不值得,不是说真的就买不起,其实也买不起。魔都这房价,啧啧。但是你想想,干嘛啊,每天累个半死,就为了一个破房子,一旦背上房贷就被套牢,你根本不敢张牙舞爪,活不出自己的性格,小人物的心酸啊。

我看过很多好电影,拍过去一代人几代人的生活,小人物的难处,人生的浮沉、挣扎和努力,真实,发人深省,但是很少看到有拍的特别真实的,反应现代年轻人困境的电影,如果有,请推荐给我,谢谢。人要的不只是活着,存在感、幸福感,这些都是一个有些有肉有情绪的人需要的

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,在上班没来得急看,说是国家发文,要鼓励带薪出游,好嘛,我举双手赞同。消除贫困是国家大计,这不用提,但是年轻人的生活质量,尤其是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,该如何保障,想来绝不是咱在家蒙头想能解决的,一定是需要党和国家的支持,帮助改善,破除困境。

现在无论谈什么都讲究一个相对,讲究一个动态发展,有个词叫幸存者偏差,用在这里貌似不太恰当,这种情况下可能应该叫“不幸者偏差”,在我这样一个“不幸的人”眼里,可能只看到自己所处的群体面临的问题,外面仍然有很多问题亟需解决,而很多问题往往不是某一个个体,能够简单突破现在的社会体系和价值观可以做到的。

当然,咱还是热爱生活,热爱生命,向往美好,只是希望,美好的东西更多一些。

动力

我一直是个缺乏动力的人,做事往往需要激励和看到实时效果,一旦缺少反馈,就会动力缺失。

比如最近一段时间,就严重缺乏生活动力,一时间不知道为了啥奋斗,这也很常见,过一阵子就好了,实在不行咱是 90 后嘛,最擅长的就是撂挑子环游世界,手动滑稽。

希望尽快找到生活源动力,享受到生活,早睡早起。

独处

小时候一个人在家,晚上天黑之前门锁一定会再三检查,害怕啊,外面有风吹草动都会紧张,每年猫发情的时节更是恐怖,那种像极了小孩哭的声音,在空旷的夜晚几乎是钻到你脑子里,蒙在被窝里都不难躲避,所以很长一段时间睡觉绝不关灯。

有时候,上了床一时又睡不着,就想了很多打发时间的方式。

第一个就是收拾房间,虽然平时大大咧咧,东西乱丢乱放,但是本质还是个处女座,喜欢那种要命的整洁。所以不收拾则以,收拾起来就是大费周折,收拾一圈,也就困得差不多,倒床便睡了。就单拿抽屉来讲,抽屉里的东西,一定要分门别类,按照特定的规则分类摆放,所以每次一定是全部倒出来,像玩扑克牌一样,按照类别摆放整齐,然后再放回抽屉。

可惜的是,我擅于归类,但绝不擅长长久保持,不出一周时间,定又乱了起来。这一点,到现在也是如此。这里我愿意甩锅到母亲那里,母亲在家的时候,对我百依百顺,几乎要宠坏,宛如“公子哥”,直到现在,我的衣服、鞋子和随身物品,都是母亲在归置,我一概不需要操心。

所以说,基础的生活技能我一定是有的,洗衣做饭之类的简单事情自然不在话下,各种脏活累活也从不挑剔,但母亲在的时候,就好像摇身一变成了“智障儿童”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绝无切换延时,几乎是从进到家门的一刹那就完成了身份转变。以前只是享受着这种待遇,似乎从没有仔细考虑过。

其二是看书,无论什么书,只要是书就拿来翻,不为学知识,只是打发时间、解解闷。家里的书也不少,一楼二楼散落放着,先是抓着一楼的书看,拿到手之后随便翻到一页开始看,等到随便打开一本书,随便翻开一页,发现已经看过之后,就到二楼去翻书。父母在书这一点上,意见高度一致,除非绝无用处,不然绝不会卖掉。小学到高中的课本、练习册,几乎一应俱全,当然,可惜的是他们没有我处女座的优点,很多书只是随意的堆在墙角,跟我上学时候的书混在一起,并没有很好地分类。每次去找书都很头疼,随便抽出一本,伸长手敲掉书皮上落的灰,大吹几口气捧着去楼下。

挑书是个看运气的活,有时候选到一本不错的散文集,可以反复读好几遍,有些书不行,读起来没劲,比如不知道哪来来的武侠杂志,要么是故事乱写一气,读完云里雾里,要么就是故事还行,可惜是连载文,像我这样的懒人,绝无可能去每期追寻。

古人讲君子慎独,意在防微杜渐,没有人监督的时候,个人的缺陷、不好的地方,会暴露的更明显,所以尽量避免这种情况。慎独是为了避免做错事,我的慎独是不愿意一个人。每个人都会认识你的某一面,只有你认识自己的所有面,最知道自己的缺陷面,了解自己的无趣面,总之一切不完美的地方。独立面对自己,是件很容易焦虑的事情。

小时候一个人,打发时间一般是通过归置物品和看各种乱七八糟的书,现如今似乎还没有找到独处时候的消遣手段,这里我绝不愿讲一些做作的话,音乐读书写字为了陶冶情操等等,多数也是消遣,静心,不至于焦虑。

讲究

语文上的讲究。

现在人们都不喜欢讲究,打字快错字多,偶尔有手误自然可以理解,但是有些明显的语法错误,每次看到都想凑到面前手把手纠正,我这该死的处女座。

举几个常见的例子,“您们”,“您”本身就是“你们”的意思,每次看到“您们”都想跳出来指正,又怕有人说你这人怎么认死理,我爸就是不知道人情世故的“反面典型”,我不能像他一样。

再比如这一句,“前面的同学已经说得很好了,我这里就不再过多赘述”,“过多赘述”,听起来没什么毛病,实际上是成分赘余,听起来就很奇怪。还有一个很普遍的东西,“的”、“得”和“地”,这几个词,大家都是混着用,包括我,其实严格讲不行。这里搬运一下知乎帖子:

image-20191214155241463

还有一个我自己的例子:每年过年都会贴春联,虽说我们家仪式感一向不强,但是面对这件事,从未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。一般都是母亲买春联,我和哥负责贴,贴春联嘛,就是体力活,闭着眼睛贴就完事了。有一年打发我去买春联,回来贴的时候有一副小春联,写四个字“百无禁忌”,我差点随手贴在了厨房,后来被家里人叫住,说这个一般是往年贴在牛栏猪圈之类的地方。如果这里没有留心,可是要闹大笑话。

这些多数都是高考语文的前几道选择题,大概是考试考多了,对这些尤其敏感,更不用那些用错成语、乱用标点符号的,听到后简单想跳起来说你这里用错啦,来来来我给你纠个错。

当然啦,这些都是吃饱了之后才考虑的事情,生活有保障,活得开心之后,才想着活得更好的事情,也不需要事事较真,虽然你名字里带了一个“真”字。

拖延症

拖延症这件事情,在写东西上面表现的尤其明显,慢慢也想开了,拖延就拖延呗,总比没有好。

前段时候QQ邮箱出了个“写给一年后的你”活动,当时毫不犹豫写了“希望你快乐”,19年快结束了,也就这样了,只能寄希望于20年会过得更自由,更开心。

还有一点,之前东西发到一时博客网站的时候,写什么都可以随时发上去,后来用公众号之后反而很少发,总是想,这些东西写出来叫大家看到是否合适呢,又加上负面情绪居多,纠结之后往往作罢,所以越来越少。

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想写出来,有些已经落到文字,有些还在脑子里,有些一闪而过没有记下,表达始终是人的刚需。

最近写自己,都是阴暗、消极面,写出来之后是畅快的,毕竟现实生活中我以开朗性格为人熟知,大家都不愿意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消极沉沦的人——至少我不希望。前段时间出去玩,一群陌生人面前的自我介绍是:“我可能天生是个悲观消极的人,但是后天努力克服了这些不好的情绪”。

文中图片: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35791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