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的动力来自哪?

深夜乱想的时候,难免想到一些深层次的话题。

虽然学的不好,但一直在学。我学习的动力,则更多的来自赞赏和愧疚。

赞赏

奖状

我上小学的时候,只有学前班,没有像现在这样分幼儿园大班小班,那时候的学习动力来自我妈的督促。

每天睡觉之前,我妈要给我出一些题目,用她的说法是“我们一起算题”,那时候极为受用,很开心的学。期末拿了奖状,当时的校长笑说着,你给自己的孩子发奖状啊哈哈?

我那时候不懂,我妈听了却如同蒙羞,对于她、对于我都是。于是叮嘱我一定好好做功课。

接着一年级换了一个老师,依然得了奖状,校长便不说话了。后面小学中学每个学期都会得一个,我妈也每每得到炫耀的机会,“你们看,当初我老儿自己拿的奖状,赵二(校长的外号)还说是我自己给的”。

我爸每年回来,最开心的就是看我的奖状,他们把奖状贴在客厅的墙上,让每一个到访的客人都能看到。这一点似乎是每一个能拿奖状的家庭,不约而同的传统。有时候还会抱怨,这些奖状为什么大小不一,排列起来不是很整齐,效果不能达到最好。

之后有了相机,还要拍下来,留存。我爸的相机,我猜多少存储空间都是不够的什么都要拍,而且连续拍很多张。

说到我爸,小时候他给我买过一个书包,后面写了几个字三好学生,他一直都说这是好兆头,买的很对,让我当了好几年的三好学生。

自高二开始,进到一个很厉害的班,就拿不到了。平时没有的时候,不觉得稀奇,拿不到了,就十分不适,有人问到为什么没有就要假装潇洒说一句就是没有呗。

有一天家里装修,把之前的奖状拆掉。我爸叨叨了很久,说没有好好保留那些奖状。现在想想倒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一来免得时刻提醒我已经不是个三好学生,而来若是到了我这个年纪,回去还要每天看到那些从幼儿班开始的奖状,真的是羞愧万分了。

夸奖

  • 小学校长:由不信任到夸奖的转变

前面提到过我们的校长,虽然怀疑过我奖状的真实性,但是到了自己教我的时候就不再怀疑,甚至说出“如果我们班多几个曹真该多好这样的话”。这句话也让我记了这么多年,毫不夸张,很多时候我开始自我怀疑的时候,就会想起这句话,说服自己,自己并不没有那么笨,只要努力就可以了。

  • 姜老师:曹真这辈子数学考不到满分

小学一位数学老师,姜老师,似乎是体罚过我,因为我太过大意,大意到某一次期末考试,数学只写了第一面就交卷了(没看到第二面)。他甚至说过“曹真这辈子数学考不到满分”的绝妙预言。 这句话一开始我是不信的,后面实践检验起来,真正考过满分的数学答卷,应该不超过个位数吧,我后面自己也慢慢相信了这句话。

  • 摇头晃脑如同老式学堂的老师

中学有位语文老师,发量不是很多,个子不高,瘦瘦的,最喜欢卷起书拿在手上摇头晃脑的念课文,还有一句金句“我说这个你听懂了没有啊?”,说的时候一定要身体前倾,脑袋往地里戳来强调,让我一度以为在读私塾。

虽然这样描述,看起来不是一个很正面的形象,但是我其实极尊重他,或者说我是尊重我的每一位老师的。

当然也许是因为他曾经叫一位同学起来念我的作文,然后拿着书身体前倾脑袋往地下戳说,“我说这个作文你们听懂了没有啊?” 当时我真的欢喜到了极点,平时我作文不慎认真,而那一篇文章我恰好花了心思去写,似乎还有真正的感情,但此时我已经完全记不起那篇文章的题目。当时的体会,就像伯牙遇子期,自己认真写的东西被挖掘出来(因为印象中老师没有在班里读过多少篇学生的文章,多半是课文),甜滋滋的想到,这位老师是懂得语文的。

  • “慧眼识珠”的班主任

刚升入高中不久,就因为犯了事情被叫进办公室谈话,当时的班主任(原谅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姓名),他没有大篇幅的训我,反而是夸我是有潜力的人,称我“一定可以考到班级前十”,但那时候我似乎全班排名40左右。我得到了极大的鼓舞,果真期末的时候考到班级第一,也考到了那个实验班,也宣告了痛苦高中生涯的开始。 从这一点讲,我并不十分感激。 当然后来也慢慢意识到,他的慧眼识珠,只是随口说说,一切更多的是意外。

愧疚

不知道怎么植入的一种感觉吧,玩久了就要学,所以经常因为愧疚而开始学习。就像现在,深夜开始码字。

高中进了实验班,身边人都太厉害,所以因为愧疚而跟着熬夜学习。

一直在讲大学之前的事情,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,大学之后从未端正态度,如我爸教的,坐在书桌前,读书写字一尺一拳一寸吧?

尾注

写文章总是忍不住写的废话很多,这样不好,要精简,精简到尽可能没有多余的字。

看别人文章的时候会发现,作者会在不同的地方提起一件事,但往往不尽相同,我似乎也是一样,会重复提到一些东西。希望自己的生活更精彩一些,能写的东西多一些,重复的东西概率更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