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无边际的日记-初章

最近在微信读书app里读到季羡林的《清华园日记》,季先生提到自己90岁高龄的时候再回头看自己20来岁的日记,感慨万千,一方面觉得真实,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,真实不做作,另一方面觉得具有参考价值,某种角度上映射了那个时代。

于是我又重新激荡起了写日记的心。

我对于日记的印象,绝对不能算好,第一次写日记,是我的父亲在南阳的集装箱里,拿藤条?抽打着、逼迫着尚且年幼的我写的。

第一次写日记

父亲给我买了专用的笔记本,买了笔,商量着要我记录自己的暑假,每天写一写日记,我都听做了耳旁风。

那时候家里有个亲戚淘汰下来的台式电脑,没记错应该是Windows 2000,隔壁一个父亲的同事用光盘帮我装了《暗黑破坏神》,我于是痴迷与此,和一个小伙伴经常玩上很久。小伙伴唤作“郭一”,因为名字特别,所以记到现在。

父亲一贯反感我玩游戏,且不说什么暴雪游戏,就连我刚去南阳的时候,母亲教我玩的连连看,他看了都是一脸的不开心,玩久了就唉声叹气。

我不怕他生气,最怕他叹气。

父亲那时候是测量员,那天下班回来了,看到我在玩游戏又随口叫我去写日记,我没搭理。吼了我几句,我跑到外面的一个集装箱里。

也许是因为那天他心情不好遭了老板训,也许是早就不开心我连续的玩游戏不写日记,总之是积怨已久的怒火突然爆发,他拿起一根细条子,像疯了一样抽我。

打在手上,打在背上,打在脚指头上,打到我蜷缩成一团哭不出声音……

哭到嗓子哑发不出声音的我,跑进旁边的一片玉米地,我仍缩在地上,不管地上脏,不管草痒痒,也不管可能的虫子。

那样热的夏天,我穿着拖鞋躲在一大片玉米地的中间,鼻涕早已经流了一地,擦满了衣服。我看着被抽肿的脚趾,抬头望天闭上了眼睛。

或许过了很久,或许过了不久,稀稀疏疏的落下几滴雨,接着瞬间开始下起暴雨,玉米地也挡不住,是不是像在演电视剧啊,那时候的我想。随后不远处传来家里人的声音,我又抱住腿缩紧了几分。

后来,那块玉米地,成为我那个夏天最喜欢去的地方。藤条,也成为那个夏天永远忘不了的回忆。

似乎有些聊远了。

这样的事情,其实不止一次,在父母眼里,在旁人眼睛,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,小到你说起来的时候,他们会面露疑惑,接着说有过这件事吗?有的话也只是教育孩子吧?这样的小事就过去吧?或者说你明贤看出,他们也记得,并没有忘记,但是极力否认或者努力装作平常。

这一点,我是悲惨的,我的父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也会对我造成伤害,我也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事情对我自己造成了伤害。尽管这些没有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,没有让我成为一个忧郁或者悲观的人。

但每当我回忆起来的时候,就像回到那些场景,回到那个被支配想逃脱但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,还是会感受到强烈的痛楚和压抑。

这也每每提醒我,如果有一天,我有幸要教育孩子,我一定不会使用暴力,不会让他们处于一种无能为力的处境中,从而有可能留下一生的小阴影碎片。

当然,我依然爱我的父母,我也知道他们爱我,我理解他们不能理解我。

今天的日记

早上出门的时候风雨大作,倾盆如注,来深圳刚几日,先是高温炙烤,再是连续暴雨,算是见识了其威力。

雨下的大,但是没有雷,去的也快,不过20分钟,就安静下来,只留下湿漉的地面。

照例是去等班车,8:20发车,之前听说很准时,实际总是迟到十几分钟,浪费很多等待的时间。

但还是愿意等。

最近有个学姐,和我上下班线路一致,于是结伴而行,没有刚去北京那时候一个人上下班的孤单。

照理是要多写写工作的,但是这一天似乎没做什么,觉得没什么可写。

权且记录一下。

确定了目前的两个任务:用户画像和定向优惠券投放。

SQL大法我是极讨厌的,但没有办法,为了熟悉数据,这是最快也是唯一的办法。

虽说分配的mentor不怎么管事,但是杰哥很热心,也聊到当时李航老师是他的上级,聊到他要求很高,每年会push他们做一些深的思考,不仅仅是做手头的工作,而且每年都要给一个talk。

虽说一开始来的时候有很多不乐意,但和组员慢慢熟悉起来,还是感觉蛮不错。

其实自己也意识到了,那句“always day one”还是很重要的,同时自己也要尽量引导他们减少头条相关的话题,毕竟是在新公司,聊太多前司不好。

永远从零开始

晚上周三分享会,微信朋友圈广告团队过来介绍了他们的系统架构,聊了很多干货,很多名字其实早有耳闻,但是实际没有用过,看到easy哥和一些同事一直不断的发问,了解相关的情况,追根问底,了解技术细节,自己也深受感触。

一方面感慨自己太菜,另一方面佩服他们的专业素养,之后还是要收起所谓的一丝丝不开心,认真工作,以求提高,不断地从同事那里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