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云乌云快走开

虽说觉得在头条的日子很开心,但是离职的时候还是想跳起来,就像初中憋了很久终于放暑假。

这时候才会觉得,哇,原来这一点我还是幼稚(划掉 不成熟)的。

但是这一天过得不怎么顺利。

离职交接不顺

要离职才发现自己已经做了很多东西,分别要交接给不同的人,有些东西因为性质的问题,要带着别人再趟一遍,和其他组协调的时候突然遇到甩锅,很是难受,当然也有自己菜的原因,这样就可以自己解决问题。

第一次被mentor训

下午做的presentation真的是来了头条做的最烂的一次,两个小时的时间,半小时就赶紧结束了,好在范围仅限于组内。

由于交接+近期即将离职有所分心,所以准备严重不足,导致效果稀巴烂。

讲完mentor抢先训了一通,顺便给了台阶下,要求我九月复职回去重讲一遍,旁边的实习生小姐姐还说,果然是亲生的mentor,维护我一波,训完我leader就不好继续训了。

像我一世英名,毁于一次team learning,唉,心累。

引以为戒!

险些错过考试

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一会,或者说因为自己强行耽误了很久,17:00准备出门,再次因为一点事情耽误了十分钟,一路红灯再加上一路红色级拥堵,热心的滴滴司机也没有丝毫办法,一路上尽管多次想要加速超车,但还是堵在了洪流中不得动弹。

一路上争分夺秒,滴滴小哥每隔几分钟就问还剩多久,却还是赶在了18:00达到了车站(火车18:00出发)。说来奇怪的事,一间不大不小的事情,两个人却报了极大的期望,期望着能完成这件没什么太大社会意思、且很明显不能完成的事情。

路上我甚至假想,如果这不是普通的送人去车站,而是生死接力云云,结果会不会不一样。

这样自然是不能赶上的,于是只能背着、拎着以及推着包裹下去一楼改签,最近的一班高铁票售罄,只剩下高级软卧,无奈之下只能奢侈一把。 心里默念两天的工资没了,出发前的耽误也差点造成更大的代价。幸运的是,总算还能勉强赶上考试。

考试8:30开始,我的火车不晚点的话是早上7:15到车站,是我的安排的满满当当的风格,不留缝隙,不留喘息机会。

Z37上的复习之旅

在摇摇摆摆的火车上,考试范围照片、教材、PDF和习题,一张小小的桌子,一次性杯子加上冲剂式咖啡,就这样一路摇摇晃晃,从北京到武汉,慢慢竟然有几分惬意。

忽然一瞬间有种回到14年夏天,我坐在大巴车上,从南阳或者什么别的地方回老家的感觉:“暴风雨在我的头上盘旋”、“等待我的即将是一场暴风雨”。

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后果十分清楚,也十分畏惧,但是心情出奇的平淡甚至冷漠,仿佛这件事与我毫无关联。

上铺中南民族大学的教授鼾声已经起了很久,也算雷声阵阵,不输于任何一种我听过的鼾声,我也乐得自在,安心地低效率的准备早上8:30的考试内容。

曹真 wechat
欢迎关注公众号:一时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