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实习满一个月的时候

怎么说呢,从实习的一开始,我就做好了接受各种挑战的准备,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,准确的说是鼻子。

水土不服?南方人到了北方不适应?冬春交替?

总之事实就是,每天必流一次以上鼻血,一开始没当回事,随便拿纸堵一下就好了,后面越来越严重,甚至到了血流不止的程度,某些时候我甚至觉得应该是哪个比较粗一点的血管破了,血流的贼快。

其实,最恐怖的不是流鼻血本身,是它随之带来的问题。

未知性,这是很恐怖的。

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流。

我正在敲键盘的时候,鼻头一暖,正在走路的时候,正在吃饭的时候,它都会出来。

一开始我甚至碍于形象,不愿意塞纸到鼻子,就让血一直流,或者强行在卫生间里面堵住,然后再出来;后面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了,一方面事情太多,一方面那样也太麻烦。

前几天和组里人一起吃饭,leader他们全都在,我本来就怕流鼻血,所以一直默默吃饭没说话,可还是防不住,突然就那么出来了,甚至血就那么滴进了我的餐盘里。

那时候犹豫了一些要不要先处理一下餐盘,但是我怕流的更多看起来更糟就直接冲进卫生间。好容易止住血,却不怎么敢出来,只能带着苦笑强行回到座位,周围人都在关心……

心烦意燥

无论是什么病,自然会影响效率的,每天来那么一次两次,任谁都会心烦意乱,我也因为给自己找了借口,错过了很多自我提升的学习机会。

别人的同情

前面的那些,其实都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别人的同情。

流鼻血的时候在卫生间处理,身边的人路过,多数看一眼就走了,有些会停留多看几眼,也许是我多想吧,总感觉有些同情的意思在,我知道他们绝对没有恶意,但就是觉得有些小难过,比流鼻血都难过。

组里一位大哥,留美背景,做事比较认真,也很专业,一开始对我只是一般,正常要求,看到我几次流鼻血之后,开始很照顾我,之前说的deadline也延期了,说你早点下班、好好养身体之类的,leader本来准备把几个任务分给我,也不敢分太多。

我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默默接受,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。

变化

昨天周日,按照之前的要求做了一个算法、工具调研doc,组内演示了之后leader还算满意,说,有种媳妇熬成婆的感觉,一起吃饭的时候又说,今天的presentation不错,嘴上说着没什么,心里已经乐开花。

自己绝对算是一个要强的人,自己一定是一个能够迎接一些挑战和困难的人,希望自己在之后的日子里,不浑浑噩噩,抓住机会,不辜负自己来之前的愿景,尽快成长,努力学到更多东西。

曹真 wechat
欢迎关注公众号:一时博客